另外,年底意大利修宪公投结果难料,欧洲分裂担忧困扰欧元,可能为美元指数上涨贡献额外动力。招商证券此前一份研报提示,明年一季度,由于春节旅游、个人购汇额度恢复及贸易顺差下降等季节性因素影响,人民币汇率仍将承受贬值压力。近日不少中资企业都在离岸市场加大购汇额度,宁愿采取风险较大的"封顶远期"期权组合提前锁定离岸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成本。究其原因,一是境内资本管制措施令他们难以从境内调取美元,纷纷将离岸人民币头寸换成美元用于贸易投资支出,二是人民币贬值压力骤增令他们兑换美元避险的需求日益强烈。11月9日晚间,受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引发美元下跌的冲击,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一度涨至6.7附近。但是,好景不长。逼近7元一线  11月24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调贬181个基点,报6.9085元,为2008年6月17日来首次跌破6.90。隔夜银行间外汇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即期询价交易已率先跌破6.9,续写逾八年新低。

一些机构预测,人民币在跌至“7”附近或引来干预,因过快跌破7元关口易刺激市场贬值预期自我强化,加剧资本外流压力。24日盘面确有一些微妙变化。24日早盘,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低开后迅速被拉起,随后几乎“一”字走平;香港市场人民币汇率同样先抑后扬;同期,国际市场美元指数则继续小幅走高。再加上特朗普入主白宫前后,很可能再刺激美元上行。如果美元在经过了短暂的调整之后,在12月和明年1月再来一波上攻,人民币贬值的外部压力将再次强化。从央行今年的调控基调看,在美元大举上攻时,根据“参考一篮子货币”定价规则,顺势令人民币贬值的概率很高。内部环境来看,今年春节在1月,一般在春节前居民个人购汇都会较为旺盛,这意味着12月和1月有可能来自个人市场的结售汇逆差压力会增大,而且这种季节性的压力是不会因为人民币汇率波动而发生明显变化的。"14日没有看到中资银行大手笔抛售美元的痕迹,反而是外资银行自营盘在逢高抛售美元,似乎他们认为美元指数未必能站稳100整数关口。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9月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提高有活力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份额占比。

分析人士指出,自去年"8·11"汇改后,监管部门转向追求保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的稳定,对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波动的容忍度逐渐提升。有市场人士补充称,不排除一些资金提前购汇,博弈年初人民币加快贬值,从而可能加重年底阶段贬值压力。人民币汇率跌跌不休:美元加速升值是主因 贬值压力仍较大。自从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受美元指数持续大涨施压,人民币连连下跌,连续失守6.70、6.80等整数关口。